你的咸鱼O

北极圈太太们集体复出为哪般

儿子今天真的让我爱了
他太可爱了
喜欢他的每一天
都是快乐的吧

《食梦貘》完结

苏格太太的文章在我心中永远珍藏

苏格:

CP:贾鬼


前文《恶童》《飓风》


承蒙厚爱我又来了,写了一半先贴出来,最近可能会有点忙,各位不要催了,催也没有用的【。】


纯属虚构。


 


《食梦貘》


 




如果今天不忙 我一定写一篇纪实文学

如果128成功成为室友的话我一定把我之前的梗完成!

突然想了一个小梗 坤鬼或者铠甲勇士稍微改一下都适用…写谁呢…

我真实的对不起王琳凯

【全员多cp/警匪】SINCITY 12:黎明前的黑暗

太太写的真好

来福船长:

*前情提要:香蕉化工厂惨案曝光,271 病毒流窜


*剧情简介:何东东事件原委曝光、韩沐伯被停职、缉毒队遇袭集体受伤、老岳被追杀毕侃救援


*对不起大家这两天三次元有些事耽搁了,而且也因为节目结束有些难过,这之后会按时更新的


00   01   02   02番外【彦正】   03   04   05   05番外【杰芙】   06   07   07番外【长得俊】  08   08番外【彦正】   09   09番外【全员】     10   10番外【洋灵】   11 




12 黎明前的黑暗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A市电视台社会新闻部


 


在蔡徐坤和王子异警惕的眼神里给他俩递了杯水,何东东在沙发上坐下,有些局促地坐得笔直,像学生一样合拢腿,手放在膝盖上。


 


“何记者,您不要紧张,我们只是想知道事实经过,不会追究您任何责任的。”


办公室的门合上,外面的嘈杂声隔绝开来,写字楼中央空调的声音轻轻地。




何东东突然冷笑一声,改了他平日里嬉皮笑脸的状态,有些阴狠地说“责任,我能有什么责任,我现在不是已经在承担我的责任了吗?”


 


蔡徐坤和王子异之所以来找他,是因为他们追查当年后续报道时,却只找到一条陈立农的花边新闻,也正是这条花边新闻,让陈立农被迫离开警界,同时也中断了当时案件的所有调查,而那条花边新闻的报道记者正是何东东。


 


没有这种恶意满满的巧合。


 


“你们是不是想问,那条新闻是怎么来的,怎么刚好在那天被曝光?”


“是的。”王子异和蔡徐坤异口同声地回答。


“我也想知道,为什么我说了没说过的话。”


 


当年社会新闻尚还有国民热度的时候,他就是今天的娄滋博,扮演警察局门口的那个小丑,4年前,39号事件出来的时候,他前前后后忙里忙外,公安局医院鉴定中心不停跑,一个人带着摄像机取了几个带子的材,熬了几晚的夜,写出了足以震惊全国的新闻,郑重其事地交给了新闻部部长,第二天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警察花边新闻,还煞有介事地印上他的名字,而新闻部部长也不见人影,据说他连跳好几级,直接当了宣传局的副局长。




而他面对全网全单位“社会新闻何时变成娱乐新闻”的嘲讽,第一次对自己信仰的新闻精神有了深深的质疑,但瞬间就明白了一切事情,不觉得自己可怜,只觉得大众可悲。


 


他们连真实的声音都听不见。


 


而如今这件事又有人重新提起,他竟觉得恍若隔世。


 


就像人会生病,电器会故障,食物会变质一样,新闻会说谎像是一件必然的事情,但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,因为事实清楚明白地摆在那里。蔡徐坤可以知道,王子异可以知道,大家都可以知道,但他们知道后又能如何呢?


比起被骗,让人失去动力的事情不是欺骗行为本身,而是你知道你自己被骗,却又无可奈何的选择软弱,因为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。


上帝只负责创造,他不负责管理,芸芸众生都只是被丢弃的孩子,对这个社会也一样。


 


 


何东东送走蔡徐坤和王子异天已经黑了,他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黑暗的城市下一秒灯火通明,城市的上空,却依旧笼罩着散不去的阴影和无穷无尽的黑夜。


 


但他忘记了,即使在遥远的极圈内,漫长的黑夜也是会过去的,白昼依然是会来的。


 


A市检察院


 


“哇怎么会这样”


“就是就是,我觉得韩处长平时人还是很好的啊”


“对啊长得帅还绅士,工作能力又超棒”


“知人知面不知心啊,没想到是这种人。”


 


韩沐伯上午一上班,就看到公告栏人头攒动熙熙攘攘,一群人议论纷纷,他凑上前刚想看看发生了什么,围观的人群一看见他却立马四散,他仿佛是什么传染源一样。公告栏上新贴了张公告:


 


本院公诉一处处长韩沐伯无视组织纪律,违反国家司法机关工作人员行为准则,擅自带领公诉一处搜查官靖佩瑶、秦子墨、左叶出入风月场所,极大地破坏了检察院在公众心中廉洁公正的形象,造成了重大社会影响,……,即日起,停止韩沐伯检察官一切行政权力,并对其他三名涉案人员处以停职处分……A市人民检察院纪律检查办公室


 


韩沐伯站在公告栏前,瞬间明白,风暴马上就要来了。


靖佩瑶受伤一事不可能轻易掩盖过去,他们暗中出入39号的事情迟早曝光,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连检察院都着急插手,急不可耐地要中断他们的道路。


 


秦奋并没有韩沐伯这么沉得住气,一大早看到告示,他就急得跳脚地冲向检察长办公室,


“检察长,这是怎么一回事?我们的人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,您又不是不了解韩沐伯,他那种人怎么可能……”检察长显然不想听他把话说完。


“秦奋!看在你父亲面子上这次饶过你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!我对你们够客气的了!”


“我……”秦奋刚要跟检察长正面对抗,韩沐伯一手拎着公文包一手搭着风衣外套,气定神闲地走进来。


“检察长,早上好。”从容淡定自信心爆棚。


“哼!韩沐伯,你已经被停职了,现在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。”


“是的检察长,托您的福,我已经被停职了,我来只是要告诉您,您可能不知道,死人也是会说话的。”说完他的话,拉起秦奋的手,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检察长办公室,非常淡定贴心地替他关好了门。


 


“现在怎么办?”韩沐伯虽然过了嘴瘾耍了帅,但被停职的事实不变,秦奋仍然觉得很慌张。


“慌啥呀,总能想到办法的。”韩无业游民却很淡定。


“什么办法,现在饭碗丢了,你练张搜查证都开不出来,没了内部系统,查个人都只能百度。”


“我去找找周锐,我记得他以前好像有点社会帮派背景,说不定知道点啥”


“你说那个上次开庭画个超浓女装的律师?”


“就是他,你不还老偷看人家嘛”


“屁,我是看你一直偷看他我才一直看他好吧,你自己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!”


 


 


A市公安局缉毒队办公室


 


“哥哥今天干什么啊~”黄新淳今天也粘着朱正廷讨活干,他进缉毒队没多久,缉毒队人才济济个性鲜明,虽然他在其中显得很没存在感,但很努力,会主动帮朱正廷做很多事情。


“新淳乖~你去帮我把Justin和范丞丞抓回来,他们俩不知道又野哪去了~”朱正廷也很喜欢他,拍拍他的脸。


 


黄新淳刚要出门,办公室电话响了。


 


“喂?公安局缉毒队请问你找谁?”


“我找朱正廷。”


“我就是请问您哪位?”


“我是朱星杰。”


“朱星杰!”听到这个名字,朱正廷立马从位子上站了起来,黄新淳停下了出门的脚步。


“是我,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我们吗?现在来39号,我有事找你们,马上。”


“喂?喂?喂?”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响声,对方挂掉了电话。


 


“哥哥,怎么了吗?”


“过燃帮的人约我们见面,去39号。”


“会不会是个圈套啊,万一……”


“我也怀疑,但我们找了他们这么久,好不容易有一通电话,不可以就这么放过了。这种任务没有明确的情报上面不会批支援的,你去把Justin和丞丞找回来,顺便叫上重案一组的,我们人多点,不至于到时候吃亏”


“好,我马上去。”


 


二郎巷39


 


“要我说,直接冲进去跟他们拼了,就不信他们恶还能恶得过咱们硬钢。”Justin走在朱正廷后面,有些着急地要冲进去。


“就是就是,咱们这么在这干等也不是办法,倒不如直接冲进去算了。”范丞丞复议。


“住嘴,谁知道这是鸿门宴还是自助餐,万一直接冲进去被埋伏了你们小命就没了!”朱正廷回头一人给了他俩一个暴头。


 


但是他们说的对,干等不是办法,于是朱正廷开始带他们小范围移动,保持枪膛上好的准备状态,一边跟高处埋伏的狙击手毕雯珺确认周围情况,一边一步步往前挪动。


“雯珺,还是没有人吗。”


“目前没有敌人出现在特定范围,over”


“怪了,不是说找我们有事吗,怎么还没出现。”朱正廷觉得奇怪,开始嘟嘟囔囔地起了疑心。


从进入这栋楼开始,李权哲就一直闻到一股汽油味,他还跟丁泽仁提起过,但丁泽仁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说没事,以前这是化工厂,有股子汽油味也正常,他想想也有道理就没放在心上。


 


但是越往里面走味道越浓,可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。


 


毕雯珺在远处的楼顶上,先是看到火光从39号里冒起,然后就从耳朵里传来“哔——”的急剧刺耳无法忍受的噪音,他不知道该喊谁的名字。


 


他们没见到朱星杰,没和敌人正面冲突,而是遇上了爆炸,埋在楼梯底下,根本无从知晓无从预警。


爆炸的一瞬间,朱正廷、Justin、范丞丞走在前面,黄新淳看到火光亮起的一刹那往前推了一把他们三个,他们离爆炸的区域隔了一堵墙,索性只受了点皮外伤。


 


黄新淳、丁泽仁、李权哲因为靠近爆炸点的一侧,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遇袭,都不同程度地被炸伤,虽然第一时间送到了医院,但都陷入了昏迷。毕雯珺在高空,索性没有受伤可以第一时间叫救护车。


 


蔡徐坤闻讯赶来怒不可遏,在手术室门口就开始冲朱正廷嚷嚷,“一个缉毒队一个重案组,加起来7个人你们就损失了3个,你有没有脑子啊,这种明摆着是埋伏的电话不给他挂掉还跑去给人家涨经验,得亏是昏迷,要是你们7个集体挂在那怎么办,缉毒队毒贩谁来抓谁来带,重案组案子谁来查!”


 


朱正廷胳膊擦伤刚上了药赶过来,就被蔡徐坤揪住一顿臭骂,的确,这件事他做得不够成熟,太过心急想见到过燃帮的成员,自己受伤不说,还让后辈们陷入危险,造成这种情况的责任的确是他的,他责无旁贷。


 


他攥紧拳头,含着泪,“组长,这事是我一个人的责任,听候您的处罚!”


“你现在的任务不是来我这领罚,要把你撤了谁带缉毒队?Justin吗范丞丞吗?你现在要赶紧给我打起精神来,好好想想怎么把凶手找出来。”


 


蔡徐坤压了压鸭舌帽的帽檐,冷冰冰地从朱正廷身边走过,留下他一个人自责委屈。


 


Justin和范丞丞额头都有些擦伤,蹲在手术室门口靠着头,看到这一幕不约而同地主动上前抱住朱正廷,半撒娇半安慰地劝他。


 


成长对某些人来说意味着“一刻”,对Justin和范丞丞来说,在异国出生入死不是那一刻,日日夜夜从尸体上踩过不是那一刻,受伤生病也不是那一刻;我们最重要的人因为保护我们受伤,那一刻才真正到来,或许是他们人生里难能可贵的挫折和关键的瞬间,发自内心的想保护谁的那一刻。


 


州睿律师事务所


 


“陆定昊,你真的可以吗?”尤长靖牵住陆定昊的袖子,有些担心地看着他。


“你放心吧,我又不是没自己一个人出去玩过,何况为了保护Jeffery,他为了做了这么多,我只不过帮你们一个小忙而已,这没什么的,”陆定昊放下尤长靖的手。


 


“你放心吧,这一路上我们安排了人保护他,从车站到机场到家里,每个到达点他身边都会有人,他不会有事的。”周锐看尤长靖仍然一脸担心的样子,为了稳定住他的情绪,将他们的计划尽量透露给尤长靖。


 


“反倒是你们,我回来之前如果计划提前开始,你们千万一定要保护好自己。”


“恩,一路顺风。”


 


A市公安局行动组办公室


 


蔡徐坤刚回到办公室电话就开始不停地响起来。


“喂?”


“哎呦喂我的妈呀你总算接了,可急死我了。”


“卜凡?怎么回事?出什么事了?”蔡徐坤跟卜凡从来都是网上连线,他很少接到卜凡的电话,如果他打来电话,证明坤音家一定出事了。


 


“老岳替你去印尼查那个什么,然后他非得跟踪人家一伙人看人家到底什么情况,现在估计跟到B国去了,被人家发现了,人家要杀他啦,哎呦我们怎么办啊55555,我可怜的小弟啊。。。。”电话那头,卜凡抱着小弟,眼泪鼻涕一把一把地流,蔡徐坤就听见一个声音粗点一个声音细点在电话里嗷嗷地。


 


“你先别急,你告诉我这事你怎么知道的?”蔡徐坤刚被朱正廷中埋伏一事吓到,对一切消息都有些警惕。


“老岳不去了B国嘛,我就在网上一直在看B国的黑客论坛,无意间拦截到一个服务器互相发信说发现一个跟踪者,所有的描述都跟老岳一模一样,另一方就给他恢复说干掉,呜呜呜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让老岳去了。。。。弟弟。。。。”卜凡哭得停不下来,蔡徐坤也很无奈。


 


“老岳上B国多久了?你的消息靠谱吗?”蔡徐坤虽然也着急,但比起慌乱的坤音家弟弟们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了解情况。


 


“他两个小时前的船到的,消息肯定靠谱啊,我们这种专业人士,可不随便拦截那些55667788的消息我跟你说。”


“救救老岳吧!”


“救救妈妈吧!”


“救救岳叔吧!”


 


“……好,情况我了解了,你把老岳手机讯号定位发给我,我马上派直升飞机送人过去救援。”


 


毕雯珺刚从医院回来,就被冲进来的蔡徐坤抓住。


“事出紧急,需要你们去B国救个人,直升机我准备好了,武器设备通讯工具还有你们的身份证件子异也都准备好了,重案组其他组都在行动上,你们是最合适的人选。”


毕雯珺刚被朱正廷抓走吓了一回,怎么这次轮到蔡徐坤了?


“诶你等会,你们?而且就算是‘我们’,那‘我们’去救谁”啊?”


重案一组上午刚折损李权哲和丁泽仁,如今他自己孤家寡人,哪还有“你们”可言。


 


“行了别装傻了,我知道你们可以,快上天台,他已经在那等你了,剩下的情况他会跟你细说的,快点,抓紧时间,你们只有2个小时,而且没有支援,这次行动是我跟子异擅自让你们去的,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。”


 


于是,毕雯珺就这么迷迷糊糊地上了天台。


 


直升飞机已经启动,螺旋浆刮起巨大的气流,整个警局天台尘雾四起,他差点就被呛到,风吹乱了他的头发,远远地,看见一个瘦小的背影在风中站着,穿着硬挺的军装,抱着头盔和枪,靠在直升机门上。


 


螺旋浆带走了全部声音,就像蝴蝶煽动翅膀掀起巨大的风暴,四周都在静默,他却在这时像心电感应一般回头。


 


李希侃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如今这希望之光摇曳不定,黯淡下来,它终将被沮丧之习彻底湮灭。


——《为奴十二年》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*下期番外预告:毕侃番外(《世界第一初恋》:高野直树X小野湘琴)


*下期预告:周彦辰终苏醒,各方证据汇总,真相大白在即


*老岳有事吗?陆定昊去哪?朱正廷下一步要怎么办?韩沐伯下一步要怎么办?彦归正传要继续虐还是发糖?